位置:主页 > 科技 > 金属艺术 >

叙利亚地下重金属乐队 战火纷飞间守护人性

2017年09月08日 10:32 来源: www.hnysdk.com

达尔维什在一个爆炸现场拍摄。

达尔维什在一个爆炸现场拍摄。

阿富汗乐队Tanin成员们在返回音乐工作室的路上在汽车里弹唱。

阿富汗乐队Tanin成员们在返回音乐工作室的路上在汽车里弹唱。

Monzer Darwish

蒙泽·达尔维什

年龄:26岁

家乡:叙利亚哈马附近

职业:战前是平面设计师

事迹:追踪叙利亚战后坚持活跃的地下重金属乐队,拍成广受关注的纪录片

在叙利亚内战三周年之际,26岁的蒙泽·达尔维什在YouTube上发布了他苦心制作的纪录片片段。片中,在叙利亚分裂最严重的城市里,重金属旋律沉重激昂地回荡着,几个年轻人歇斯底里的演奏与残垣断壁的画面交替出现。

达尔维什说,他想让人们知道,还有人在用和平的方式守护人性。

原先的生活已经被毁灭,但又无处可逃

2011年8月的那一天,蒙泽·达尔维什差点死掉。

26岁的他当时位于战事最为惨烈的城市霍姆斯,和未婚妻正走在路上,突然听见砰砰几声,身边就有人软绵绵地倒下了。

所有人开始疯狂地跑了起来。达尔维什和未婚妻躲入街边一家咖啡室,听着外面恐怖的尖叫声,“整条街都被熊熊火焰吞没”。

和许多叙利亚青年一样,亲历战火后,成长于和平年代、本职为平面设计师的达尔维什陷入了纠结与迷茫:他并不想支持哪一方,更不想投笔从戎,那么,在已经沦陷的破碎城市中,在原先的生活已经被毁灭又无处可逃的情况下,他能做些什么?

达尔维什的一些朋友组建了一支重金属乐队,甚至不惜冒险,跑到炮火隆隆的前线举办现场音乐会。

在战争的夹缝中,在绝望富有张力的音乐声中,年轻人们呐喊着自己精神家园的流亡。而达尔维什则决定,为他们制作一部电影。

而他的所有工具,就是一部手机和一部借来的相机。

不争论内战的政治,只追问文明的伤口

重金属音乐,是一种应用强烈的旋律与失真吉他音效的摇滚乐分支。它的旋律强烈到令人心惊肉跳,它的主题总离不开死亡与宗教,给人一种歇斯底里的狂躁感。

这样天生就充满愤怒与不满的特质,令重金属音乐成了每到变幻时,青年们予以发泄和表达的另类载体。

达尔维什说,重金属音乐不仅是这个国家的青年们的疗伤方式,也是他们追寻身心如何在残酷战争中幸存、如何修补支离破碎的社会的过程。

战争爆发后,不少乐队流亡迪拜、约旦和土耳其,歌唱国土化焦土的伤痛,在国际音乐圈颇受瞩目。但选择留在叙利亚的人也不少。

留下来的艰辛是显而易见的。2012年1月,叙利亚吉他手拉沃德·麦西哈创建的乐队“沙漏”(The Hourglass)在军事重镇阿勒颇举办了演唱会。

“今天的阿勒颇是一个破碎的城市,”他在这场演唱会视频里写道,“我们曾经彩排过的驻地如今成为被抛弃的无人区,大概已经被摧毁殆尽了吧。”

除了战火的威胁,乐手们还要防范叫嚣封禁一切非伊斯兰音乐的极端主义者的攻击。

“难道音乐的罪恶比暴力还要大吗?”达尔维什在纪录片中发出这样的呼喊。正如他一开始的拍摄动机:不争论内战的政治,只追问文明的伤口。

“这里的重金属音乐正在与战争本身交战”

达尔维什的纪录片《叙利亚金属是战争(Syrian Metal Is War)》不久前在美国最大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放出预告片。

“叙利亚独特的文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被毁灭,在这种情况下,各种文化在团结求存。正如片名所指,这里的重金属音乐正在与战争本身交战。”

在叙利亚最危险、分裂最严重的城市里,重金属音乐的旋律继续沉重激昂地回荡着。

达尔维什说,当这个国家的交战派系不停地拉拢青年加入战事,为这里发生的一切惨剧火上浇油之际,他想让人们知道,还有人在用和平的方式守护人性。

他希望,在春天过去前,纪录片的粗剪版能在贝鲁特(黎巴嫩城市)上映,“这是我此生做过的最好的事情。”

他与他的电影

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必须经历这一切,直至结束”

达尔维什在哈马长大。这座城市近期因为化学武器袭击频频登上国际媒体。去年整一年,他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奔波于叙利亚全境上,拍摄每一个他能找到的还在活跃的重金属乐队。

毕竟战争刚开始的时候,没人想到它一打就是三年,还看不到任何尽头。

“在户外拍摄时,我只能用手机,因为万一被武装部队拦路排查时,手机显然比摄影机更好藏,”达尔维什说,“室内拍摄我则使用朋友借给我的相机,用于采访与录制音乐会现场。”

手机拍下了户外素材,数码相机拍下了室内音乐会,而在更安全的地方,他甚至能奢侈地用上单反镜头。全部的剪辑工具则是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“最烦的就是找不到电源。”达尔维什郁闷地说,“有时候我冒着人和底片一起被炸成渣的危险,从一个城市跑到另一个城市,就是为了寻找电源!”

“这部电影能给我们带来赞誉、欣赏与支持,或也会给我们带来噩运、失落与更大的毁灭。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必须经历这一切,直至结束。这是我或任何一个人的个人之力无法左右的。叙利亚的人民只能直面这些苦痛、艰难、悲伤与绝望。”

重金属音乐与反战

重金属音乐发源自西方,年轻的乐手以此作反战武器。

上世纪70年代,英国重金属乐队“黑色安息日”(Black Sabbath)就曾在其1971年发布的单曲《坟墓里的孩童》如此控诉:“这个世界必须活在核恐惧的阴影下吗?……如果你想要一个更好的生活,今天就把这些话语传播。告诉这个世界爱仍留存,你须勇敢。不然,今日你的爱儿都将是坟墓里的孩童。”

除了在被战火吞没的叙利亚,在曾经饱受血与火洗礼的伊拉克与阿富汗,在冷冰冰的政治诉求与军事报道的背后,也能找到它们的踪迹。

重生在战火与废墟中

音乐、艺术、运动……是人类在长期的文明历史中所能发明的最美好的东西。战争,则是另一个极端的噩梦。然而,只要有人,这两种充满违和感的事物,总能同时并存并互相倾轧。只要有足够信念,只要坚持够久,幸运的是,前者总能活得更久。路透社摄影师近期发布了他在阿富汗喀布尔拍下的一些年轻面孔,以及他们越过战火所保留的青春火种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上一篇:合川区:古楼镇精心策划天子摇金农耕文化艺术节各项准备工作           下一篇: Estampaciones富尔特金属冲压企业形象设计